,不就和摩托车一样么,很安全的”

sangna 

韩宣表情惊恐,身体向前腾空飞起,一头扎进了积雪里。
上半身都被积雪掩埋了,只有屁股和腿露在外面乱踢,不久停止挣扎,认命等人来救自己。
很快,他被匆匆赶来的加布里尔,像拔萝卜那样拽了出来,往韩宣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教训。
杰森无奈看了看他,发现没出事,艰难从雪里站起来,拍掉身上的雪,抬起手揉揉脑袋。
安雅都被吓哭了。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往下掉,扑到刚站稳的韩宣怀里
时间光倒流。
回到他们刚从蔬菜种植区出发,返回雪山度假村的时候。
杰森拗不过韩宣,只好答应让他来骑雪上机车。
/这种交通工具整个履带紧贴地面,摩擦力大,行驶起来比两个轮子的机车要平稳。
想来能开汽车的人,对付简单的雪上机车应该没问题才对。
保持20码的速度行驶了会儿,见韩宣开起来像模像样,其他保镖们放下心。
怕靠太近导致撞车,远远跟着他,稍微加快了点速度。
韩宣真的会骑。
上辈子年纪不够,拿不到驾驶证的时候,他都骑摩托车上学。
只不过驾驶证是伪造的,直到后来市区禁摩,才换成宝马X6-M顶配版。
原先喜欢奥迪R8,可是位置太小坐不进去,试车时候卡住了。
是的,卡住了。
奥迪4S店的人拆掉车玻璃才让他出来
所以现在骑和机车差不多的雪上机车,完全没有压力,将油门拧到底,找那些有坡度的雪坡玩起飞。
等即将接近度假村,韩宣见到有几只哈士奇拉着雪橇从雪道上跑过。
开着机车离开道路,在雪地里绕了个大圈追过去,和哈士奇们玩起赛跑。
领头的那只狗兴奋汪叫,加快了速度。
大概是因为这些哈奇士互相之间没有磨合好,真正的雪橇犬需要两到四年的磨合期,学会互相配合,才能跑出自己最快的速度,大约每小时45千米。
如今它们速度最高保持在每小时二十五千米左右,但由于地形平坦,反而比韩宣的雪上摩托车要快。
吓得坐在雪橇车上的那对老夫妻惊声大笑,应该是兴奋的成份比较多,刚刚这些懒家伙根本没认真跑,现在才体验到这项贵族运动的真正乐趣。
韩宣陪它们跑了四五百米,怕累到这些狗,放慢速度离开了,正准备去找停在路边等自己的车队时候,异变突发!
雪上机车硌到了什么东西,突然飞了起来,才导致先前那种状况的发生。
机车重重砸在雪地里,翻滚几圈,而韩宣和杰森则飞了出去
此时韩宣脑子发懵,安慰怀里受到惊吓的安雅,拍拍她背部:“好了,我不是没事么?别哭了,小心眼泪冻起来变成珍珠。”
安雅顿时破涕为笑,“什么珍珠,我又不是人鱼公主,你刚刚吓到我了!”
“已经过去了。”
一阵风吹来,韩宣觉得有点冷,用手摸摸头,发现帽子没了。
蹲在被他自己砸出来的坑边,找到帽子拍干净上面的雪戴好。
来到刚才雪上机车磕到的地方,发现是根树桩,嘀咕道:“谁砍树不往根部砍,留这么长一截不是害人么!”
斜眼看向加布里尔,嘴里问道:“刚刚是你打了我一巴掌对吧?”
“不。”加布里尔狡辩道:“我离你有那么远呢,是杰森把你拔出来,然后还打了你的。”
“是么感谢你,杰森先生。等今年NBA比赛开始,我会给你张去看尼克斯队和骑士队比赛的球票,最靠前的座位,再加两天假期。”
麦迪逊花园广场到手是迟早的事,韩宣记得杰森是骑士队的球迷,才做出这个许诺,说完还人畜无害地对加布里尔笑了笑。
加布里尔后悔到想给自己几巴掌,球票不贵,但假期难得啊!
瞬间盘腿坐下,脱掉自己鞋子,拉着韩宣来到坑边对比脚印:“瞧!这是我的鞋子,一模一样,是我救你的!”
“好啊!我就知道是你!我感觉我现在伤得好严重,赔钱!”
“你穿这么多衣服呢,没有受伤啊。”
“内伤,还有心理上。没个百八十万美元,这事绝对没办法决解。”
加布里尔被韩宣给玩坏了,怕他给自己穿小鞋,双手扶住膝盖,撅起屁股,扭头说道:“是我错了,我屁股给你踢一脚。”
韩宣跟他开玩笑,没打算真踢,可别的保镖们不会放过这

Recommended Posts

re was any further hesitation, no one would be able to leave.

He hesitated, and Heshen rushed out after Nan Zhaorong. Murong Cheng followed closely behind, but without saying a word, his speed increased sharply, and he actually caught up from behind. Fly to the front. “A certain family takes the first step! Young Master, Miss, take care!” His face condensed, and his whole body suddenly lit […]

sangna